遗失在抗战烽火中北京人头盖骨,_中国历史_中国历史网

图片 5

文物故事:遗失在抗战烽火中北京人头盖骨

2017-04-25 16:16:44来源:澎湃私家历史已浏览次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北京周口店猿人头盖骨的发现,可谓震惊世界。一般稍有了解的读者可能会记住两个中国人的名字,即发现第一个完整的北京猿人头盖骨化石的裴文中,以及此后连续发现三具猿人头盖骨化石的贾兰坡。这也是国内学术界所津津乐道的,他们日后也不负重望,成为国内古生物学与旧石器时代考古学的权威。然而,“北京人”发掘的背后,其实还有很多故事。
周口店石头秘密无人解
昔日的周口店,毕竟属于荒郊野外。在现代学术体制还未全面引进国内、对自然科学所知有限的状况下,我们很难想象有学者真会对一堆石头感兴趣。当时的大众与学界,绝少有人关注这里。有例为证。据裴文中介绍,当年的周口店出产石灰与煤,人们常可见成队的骆驼与骡子驮着石灰运往琉璃河,再上船去天津。于是在这里工作的工人常露出两种面孔——挖石灰的是白面,如老妪擦了粉;挖煤的则是黑的,只有说话或笑的时候露出白白的牙齿。大众对这里的印象大概只是有矿产而已。
考古学在当时仍属草创阶段。1927年中外学者参与的西北科学考察团与李济主持的殷墟发掘大约与此时间相当;而与周口店发掘密切相关的地质学,在当时也是知者寥寥。无怪乎有学者指出,“在民元以前国人几不知道地质为何物,调查地质为何事。”“在民国以前,中国行政界还未曾见过地质两个字”,所以民国元年在实业部设置地质科也呼吁成为“中国地质学界一个新纪元”。(章鸿钊:《中国地质学发展小史》)图片 1

图片 2

裴文中个人简介:裴文中的经历是怎样的?裴文中的成就有哪些?本文这就为你介绍: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北京周口店猿人头盖骨的发现,可谓震惊世界。一般稍有了解的读者可能会记住两个中国人的名字,即发现第一个完整的北京猿人头盖骨化石的裴文中,以及此后连续发现三具猿人头盖骨化石的贾兰坡。

裴文中(1904年1月19日-1982年9月18日),字明华,河北丰南人,史前考古学、古生物学家,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

1936年11月26日贾兰坡发现了北京人完整头骨

图片 3

这也是国内学术界所津津乐道的,他们日后也不负重望,成为国内古生物学与旧石器时代考古学的权威。然而,北京人发掘的背后,其实还有很多故事。

1927年裴文中毕业于北京大学地质系;1929年起主持并参与周口店的发掘和研究,是第一个北京猿人头盖骨的发现者;1937年获得法国巴黎大学博士学位后回国后任实业部地质调查所技正,兼周口店办事处主任、新生代研究室主任,并在北京大学、燕京大学和北京师范大学讲授史前考古学。

周口店石头秘密无人解

1946年加入九三学社;1954年任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研究室研究员;1955年被选聘为中国科学院首批学部委员;1963年任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古人类研究室主任;1979年任北京自然博物馆馆长;1982年9月18日在北京病逝。

贾兰坡

裴文中擅长旧石器考古、第四纪地质、第四纪哺乳动物;主持山顶洞人遗址发掘,获得大量极有价值的山顶洞人化石及其文化遗物;1949年后积极开展中石器和新石器时代的综合研究。

昔日的周口店,毕竟属于荒郊野外。在现代学术体制还未全面引进国内、对自然科学所知有限的状况下,我们很难想象有学者真会对一堆石头感兴趣。当时的大众与学界,绝少有人关注这里。有例为证。据裴文中介绍,当年的周口店出产石灰与煤,人们常可见成队的骆驼与骡子驮着石灰运往琉璃河,再上船去天津。于是在这里工作的工人常露出两种面孔挖石灰的是白面,如老妪擦了粉;挖煤的则是黑的,只有说话或笑的时候露出白白的牙齿。大众对这里的印象大概只是有矿产而已。

1904年1月19日,裴文中出生于河北省丰南县胥各庄镇大新庄乡瓦子庄的一个清贫的教师家庭。

考古学在当时仍属草创阶段。1927年中外学者参与的西北科学考察团与李济主持的殷墟发掘大约与此时间相当;而与周口店发掘密切相关的地质学,在当时也是知者寥寥。无怪乎有学者指出,在民元以前国人几不知道地质为何物,调查地质为何事。在民国以前,中国行政界还未曾见过地质两个字,所以民国元年在实业部设置地质科也呼吁成为中国地质学界一个新纪元。(章鸿钊:《中国地质学发展小史》)

1921年,考入北京大学预科。

1929年裴文中抱着加固后的头盖骨。因为太过兴奋,摄影师只把镜头对准了头骨。

1923年,转入北京大学本科地质系。

再从学科建制来看,虽然北大的前身京师大学堂在1909年开办了地质学门,但1913年毕业之际只有3名学生,其中一名还未毕业即远赴德国留学,另外两人也未从事与地质学相关的工作。地质学的发展直到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才有起色。(王鸿祯:《中国地质事业早期史》)即使亲身参与发掘的裴文中事后回忆也觉得自己当年甚为懵懂:我本来是一个很随便而遇事无可无不可的人,凡事多不欲认真,读书亦多不求甚解:自觉很不适宜于担任科学上的工作和科学上的研究;但是不知为什么而入了北京大学的理科,又不知为什么而入了地质系其实那时我自己的兴趣,却在办党和新闻事业。直到授命参与发掘,他也老实承认:我在未赴周口店之前,有脊椎动物化石是什么,真是毫无所知,差不多何谓有脊椎动物是什么,都不晓得。(裴文中:《周口店发掘记》)因此,北京人的发现似乎有些偶然的成分在。

1927年,北京大学地质系毕业后,到北京地质调查所工作。

周口店考古发掘现场

1928年,被派往周口店,参加了古生物化石的发掘工作,并能够独立地担当全面的发掘工作。

1929年,裴文中主持并参与北京周口店的发掘和研究工作,在周口店发现中国猿人第一个头盖骨,该发现对研究世界古人类学有极重要价值。

1931年,裴文中又确认旧石器和用火痕迹的存在,为周口店古人类遗址提供了考古学重要依据。

1935年,到法国巴黎大学进修史前考古学,师从步日耶教授。

1937年,获得巴黎大学自然科学博士学位,并成为法国地质学会会员。回国后任实业部地质调查所技正,兼周口店办事处主任、新生代研究室主任,并在北京大学、燕京大学和北京师范大学讲授史前考古学。

1946年,加入九三学社。

1950年,任文化部社会文化事业管理局博物馆处处长。

1954年,任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研究室研究员。

1955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生物地学部首批学部委员。

1957年,获得英国皇家人类学会名誉会员称号。

1963年,任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古人类研究室主任。

1979年,任北京自然博物馆馆长。同年,当选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所属史前学和原史学协会名誉常务理事。

1982年9月18日,在北京病逝。

图片 4

裴文中认为,劳动手段遗物的研究是恢复社会生产发展状况的可靠物证,如何鉴定人工制品和非人工物,成为史前考古学理论和实践的关键。

裴文中以敏锐的观察力和认真的对比实验,在周口店发掘中便从岩石痕迹上弄清了人工打击和自然破碎的区别,从而明确中国猿人石器的存在。

在法国留学期间,裴文中结合人工打击的实验及国外收集的自然破碎的岩石标本,深入分析人类制作的石器与自然形成的“假石器”之间的根本区别。

以《史前人类使用的硬岩石的破碎和形成中自然现象的作用》的博士论文获得学术界的好评,它既为“曙石器”的破产做了有力的诠释,又在史前考古方法论上有重要的实践意义。

裴文中对中国旧石器时代的文化体系和年代分期也做了开创和深入的综合研究。1937年美国费城举行了早期人类国际学术研讨会,会上裴文中宣读的《中国旧石器时代文化》,是中国学者首次发表的全面总结,引起了学术界的广泛重视。

这篇论文把中国猿人文化、河套文化和山顶洞文化列为早、中、晚三个阶段,奠定了中国旧石器文化的分期基础,并指出它不同于欧洲的旧石器文化。

1955年、1959年和1965年,他发表了一系列总结性论文,根据新的发现和研究,不断扩充其内容和提出新的认识,如用水洞沟文化和萨拉乌苏河文化来代替过去的河套文化等。

裴文中对中国旧石器文化的体系和分期的论述领域的轮廓和基础,在中国旧石器时代的研究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有关新石器时代考古,裴文中也做了不少野外工作。1947年他在甘肃渭河上游,陕西汉水流域、洮河流域及兰州附近做了三个月的调查试掘,共发现新石器时代遗址达93处之多。

通过这次调查,对甘肃史前遗存的分布、分期有了更深入的认识,并对过去的错误有所纠正,对J.G.安特生所谓“六期”体系做了首次的突破。

1948年他又继续在甘肃河西走廊和青海湟水流域以及青海湖附近做了三个月的考古调查,对这一带遗址的分布、分期以及史前时期的“丝绸之路”等,都有了更深入的认识,特别是沙井文化的命名又是对“六期”说的再次突破。

裴文中在第四纪哺乳动物化石和地层学研究上,也做出了重大的学术贡献。早期研究是环绕周口店发掘进行的,如第十三地点、第一地点、第四地点、第十五地点和山顶洞的动物化石研究,明确了不同地点的相对年代及其演化过程,为我国第四纪哺乳动物学的研究奠定基础。

后期则集中于华南一带,如巨猿化石,巨猿调和巨猿动物群便是在他的领导和参加下发现的。他从古生物学和地层学上建立了华南早更新世的标准剖面。

裴文中经过广泛调查和研究后指出:大熊猫—剑齿象动物群在整个更新世都有生存,早更新世以巨猿洞动物群为代表,中、晚更新世可以智人化石的出现作为晚更新的标准。

在第四纪哺乳动物化石的研究中,裴文中提出划分为华北、江南、东北和淮河四大区的概念,指出淮河是华北和江南的过渡地带,包括两大区的典型种属,有利于全面性的分析。他对三门系的划分和第三纪、第四纪的分界线以人类的出现为标志等都提出了特有的见解。

图片 5

截至1982年9月,裴文中在50多年的科学生涯中,重视野外实践,他曾到全国19个省、市、自治区做广泛的史前考古学、古生物学和地质学的调查、发掘,共发表论文、专着168篇,代表作有《中国猿人史要》、《周口店第一地点之食肉类化石》、《周口店山顶洞之文化》、《周口店山顶洞之动物群》、《中国史前时期之研究》和《中国猿人石器研究》。

裴文中关心考古人才的培养,曾担任四届考古工作人员训练班的班主任,并亲自授课和辅导野外实习,培养大批考古工作者。他还常常利用外出考察之际举办有关考古学、第四纪哺乳动物的讲座。

1952年—1955年,文化部社会文化事业管理局、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和北京大学联合举办了4次考古人员训练班,均以裴文中为班主任。

他亲自编写讲义、授课、指导学员田野实习,并承担教学的组织工作,广请当时中国文物考古界和史学界名流为学员讲课。4期训练班共培训336人,对中国考古学和博物馆事业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裴文中是中国旧石器考古学和第四纪地质及哺乳动物研究的奠基人之一,他开创和推动了我国旧石器时代考古学和第四纪哺乳动物学,为中国旧石器时代考古学的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

裴文中是中国20世纪的科学精英,是地质学界、古人类学界和考古学界的一代宗师,也是卓有成就的文学家、科普作家和教育家,还是文博界的重要领导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